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征集梦想

默桐

拥有一架钢琴

  在很早之前,我有一个儿时的玩伴,家境十分富裕。他比我大五岁,自小就开始学钢琴。那一天,我到他家去玩,他就给我弹了一曲很简单的练习曲。当时听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但是还是记忆深刻。因为他的目光一直环绕着那架古典钢琴,他说“如果有一天你有机会学钢琴了,你会发现她是有多么大的诱惑力。”我当时并不懂 ... 因为我还只十岁,不懂乐器。但是我懂的是,他是我儿时最好的朋友。于是我就一直坐在一旁听他练钢琴,有时候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他会给我拿床单盖上。

  日子就在他的钢琴练习曲和优雅的乐声中慢慢的流淌而过了,我以为我们会一直是好朋友直到所谓的“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可是后来他要搬家了,去上海那个遥远的街上长满着法国梧桐的大城市。他说他可以去看海了,看那海天相接的地方,看那朝阳从地平线升起的地方。我看着他没有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离别。当时,我只是个13岁的孩子。后来沉默了很久,我说:“我不喜欢那座城市,那些沉默的梧桐一点也没有钢琴来的欢快。”他看着我的眼睛,双眸中闪过一丝涟漓,低声说“我多想把我的钢琴送给你,可惜,你家的房子太小,装不下。”然后,他和我道别,这并不是最终的离别。但是我没有去机场,因为我家没有车载我去。但是我看到他走出这个我们一起玩耍了三年的地方的时候,一种前所未有的悲伤瞬间侵蚀了我的思想,侵占了我脑海的每一寸土地。然后我很不争气的哭了,我说你不要走,你走了就没人给弹钢琴给我听了!他回过了头,看着我,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那一年,我十三岁。

  从那一年起的暑假,我的身影开始徘徊在琴行中各种乐器之中。不论是庞大的古筝还是娇小的口琴,我都触碰过弹奏过。父母知道我喜欢乐器,他们给我买了葫芦丝,一种小小的民间乐器。于是我开始懂了乐器。我很努力的学,一个月便过了六级。爸爸每次去琴行接我的时候听到老师赞扬我的音乐天赋总是会很骄傲的笑,那时候我总是坐在一旁的钢琴座上沉默。就这样看着琴行里面唯一的一架钢琴,沉默着目不转睛的看着。直到暑期的最后一天,我上完葫芦丝的最后一课。那时候,我的葫芦丝已经过了八级。那一天,我爸说:“孩子,等你考上重点高中了,爸给你买钢琴!”于是我拼了三年,直到中考的时候,我考上南昌市重点高中。我爸捧着录取通知书傻傻的笑,笑了很久很久。我看着他笑,我那双墨色瞳孔中满怀着期待,我爸看着我,沉默了。

  第二天,我和我爸站在了乐器批发部门口,我看着里面各式各样的乐器,压抑不住的喜悦幻化成了复杂的表情呈现在我稚嫩的脸庞上。店主给我们推荐了一架八成新的古筝,说价格实惠而且很新,没用多久。爸爸看了一会儿古筝,转过身来,指着靠门的那一架八成新的古典钢琴对我说:“爸说了,给你买钢琴的。”我伫立钢琴面前,很久...回过身来对我爸笑着说:“爸,我喜欢古筝,咱不买钢琴了。”然后我爸看着我的微笑,眼光闪过一丝犹豫,转而便对我回笑着说:“好,你喜欢古筝就买古筝!”于是我抱着古筝,走出了批发店,转身的那一刹,我突然发现我的眼角不知何时湿润了...可是我没有哭,我只是感觉胸口内有种熟悉的悲伤漫上了我的脑海的每一寸土地。我还是没有接触钢琴。因为我看到爸爸看着那把古筝的瞳孔中,闪过了一丝犹豫,我还看到了古筝价格背后是三个零,而钢琴,是四个零。那一年,我十五岁。

  我仍然是很努力的学着古筝,一直不停的练习,甚至是练到指头上的假指甲脱落了,柔软的指腹直接触碰上了冰冷的弦,练到手指通红通红的我也没有停下来。这样的努力之下,我学习的古筝进度很快,所有人都赞叹我的天赋。只是只有我自己知道,那种由指头腹部而来的钻心的疼痛感,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像是尖锐的针头无情扎入我指尖的每一寸皮肤内一样的疼。就这样,我练了两年暑假,指上也有了一层明显的茧。握笔的时候不论我用多大的力,我也感觉不到疼痛了。老师说,我的指头已经麻木了。于是我很开心的笑了,因为这代表我的古筝已经出师了。可以不用再付古筝小班的费用了,并且我还可以在琴行做兼职了。于是我仍然是在不停的弹古筝,不停的吹葫芦丝。

  我以为我已经麻木了。可是当我半个月前收到了来自上海的一封书信之后,我感觉我的双手开始疼了,疼的,还有我的脑袋,似乎每一根神经都开始了剧烈的抽痛。时隔两年,我以为我再也不会接到他的一切信息。可是我收到了他的信,他仍然是在学钢琴,并且作为特长生就读复旦大学。他在信里问我:“你要不要考来上海,我教你弹钢琴。”我紧紧的攥着手里的信,喃喃自语:“你终于是要教我钢琴了......可惜我没机会学了。”因为我看到信的最后一句是“以前那架钢琴太旧了送人了,现在换了一架很漂亮很霸气的三角钢琴!” 看完最后一句之后,我沉默了。然后,我把信撕了。

  因为直到现在我才懂了 ... 当初他搬家走的时候说的那句:“你家房子太小,装不下。”我想...并不是装不下,而是你攥在口袋里,觉得我没有资格拥有罢了。

  有些距离,不是靠在一起,就可以缩短的...就像时间一样,流淌过去了,就再也收不回来了。我们的友谊,也在这三年的流淌之中被消磨了。就像是山间滚落的石子,经过岁月的蹉跎变得圆滑美丽。直到现在的高二我才明白了这一切,从幼时的稚嫩到如今的成熟。似乎就是在一瞬间长大的...但是其中发生的一切一切,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仍是没有触碰钢琴,但是我仍是想学钢琴。

  十五岁那年,我未留出的眼泪其实蕴含了一句话。“爸,我喜欢古筝,可是我想要钢琴...”

  如今已经高二的我,要去面对高考,但是经过琴行的时候,总会停下来看看。有时候店主会让我试试,然后我会微笑着拒绝:“不了,不会。”其实我很想有一天可以说:“不了,家里有。”但是我终是没有机会说,于是我还是沉默着离开了琴行。

  我想拥有一架钢琴,因为我想知道,她究竟是有多么诱惑。可以让我这五年都茫然的痴迷着 ...

给力 (60)
昵  称:
评论内容:

策划、制作:中国山东网

Copyright@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山东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