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追梦人

用良心研究他喜欢的年画(图)

时间:2014-07-14 17:29:32

  每幅年画背后生动的故事

  “灶王爷姓张,一次在喝酒时认识一位漂亮的姑娘,两人情投意合,灶王爷随即休掉自己的妻子。然而新媳妇很快就把灶王爷的家产花光,灶王爷也双目失明沿街乞讨。一天他来到一位老太太家里,老太太给他做了一碗面条,在吃面时吃出一根头发,他品味到这就是他的前妻,他羞愧难当随即撞死在锅灶的灶门上。”这是张宪昌老师给我们讲的灶王爷炎帝的故事。

  对于这些民间故事传说张教授熟记于心,因为每一个故事都演变成一张张活灵活现的东昌府木版年画。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学的带头人,张教授对东昌府木版年画有着颇为深刻的研究。他将木版年画进行搜集与整理对研究本民族的美学民俗学等有重要作用,对木版年画历史,文化,旅游等价值的挖掘具有深远意义。

  漫长年画路一走就是几十年

  张宪昌是聊城大学美术学院三级教授,他专注木版年画搜集整理,潜心研究几十年,相信对于东昌府木版年画张老师是最有话语权的。

  听张教授声音清晰有磁性,见到他本人时更是面带笑容热情相迎,张教授人很随和,很乐意跟人分享我们传统的民间美术工艺木版年画。张教授告诉我们:“全国大概有16家木版年画,东昌府木版年画是十六分之一,在很早以前不叫年画,直到清朝道光年间李光庭的“扫舍之后,便贴年画,稚子戏耳”,自此才定名为年画。现在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的年画不再是非年迷信象征,它得到国家的认可,是我们民族珍贵的文化遗产,是民间美术的传统工艺,而且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喜爱。在现在,很多地方依然保留过年贴年画的习惯,比如灶王爷啊财神啊等,这不是封建落后,而是一辈又一辈人的一种精神寄托,尤其是年长一些的人,祖辈父辈留下来的东西自然而然地要继承下去。”古老的东昌府木版年画其传承与保护受到国家越来越多的重视,在这方面取得的成效也十分令人欣喜,将木版年画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张宪昌教授毕业于山东工艺美术学院,还是学生时的他,老师的一句话引起了张教授浓厚的兴趣“中国门神之最就是你的家乡”自己家乡的好东西当然值得自己潜心去研究。这样张教授开始了他在木版年画这条道路上漫长之旅。当问及这么多年专注一件事有什么样的困难时,张教授很不以为然,“这不能说什么困难不困难,你自己喜欢的,自己选择的事情,乐在其中。当很多人和朋友一块聚聚增加感情,你自己专注这件事虽然和朋友没有过多相处,但是我倾尽我自己的精力去研究探索我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谈不上什么困难。”张教授言出必行,几十年如一日,不仅聊城市的各个县有他的足迹,而且踏出省外,在年画聚集地区不断探索搜寻,竭尽所能搜集古老的民间年画。

  “去草搜奇石,留云补断山”这是友人对张教授多年对木版年画搜集整理历程的简单概括。他是木版年画的忠实爱好者,又是木版年画的专业研究者,他致力于展现木版年画系统面貌,填补东昌府古年画这一空白。长期以来张教授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完成自己的爱好研究,现如今也是收获颇丰。

  长年的汗水浇灌出丰硕的果实

  经过多年的不断努力,在2000年出版的《东昌府木版年画》已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列入“中国民间艺术精品”重点出版书籍。打开这本年画,一幅幅生动活泼的年画人物展现在我们眼前。张教授告诉我们,这些年画是在原来古年画的基础上结合自己所学的美术知识,因为他的专业就是绘画,进行移植再创造,对每幅年画添加底色,根据自己的理解,和对水彩绘画的运用,一幅幅古年画经过他的加工再创造变得生动传神,具有很高的美学价值和观赏性。

  《东昌府木版年画》中的每一部作品背后都有一段流传下来的民间故事,而且题材丰富,戏曲人物,神话故事等,比如《秦琼门神》《赵云救阿斗》《五子登科》等典型的木板年画,无不体现着民间文化的丰富多彩。其中的《秦琼》就是先前所提到的“中国门神之最”。

  制作东昌府古年画的艺人有着过去刻字基础的功夫,所以刻板刀工干净利落,简单几笔就将主要题材内容勾勒出来,对人物表情,男女差别等细微之处都有精细刻画,制作技艺之高超令人赞叹。这样技艺下制作出的古年画是民俗文化的传承与积累,在此基础上进行再创造的木版年画色彩浓厚,鲜艳明快具有很强的装饰性和欣赏性,在国内外很受欢迎。

  “仙人神韵后人当存,留住古画自是功臣”这是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为木版年画册所做的题词,这本画册是东昌府木板年画社在2011年重新装帧的年画,年画册的装订使木板年画的爱好者研究者对东昌府年画基本面貌有个大概了解,让古老的东昌府木版年画得到更广泛的普及。

  木版年画革命任务尚未完成

  “那么您在木版年画的研究上算是成功的了”

  “不,不,说不上成功,我们的东昌府木版年画之古老,制作技艺之精湛还没有让大多数人知晓,虽然对年画比以前有很大重视,政府也加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经费的投入,但年画真正让所有人知晓的路还有很长,这怎么能算成功呢?”

  “您从事研究木版年画这么多年,对木版年画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期望?”

  “木版年画代表民间艺术,有着优秀的文化基因在里面,它是一种文化信仰,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他应该得到更多重视,至少应该像我们聊城的古楼,山陕会馆那样成为一种文化品牌,更好地传承与发扬下去。”

  张宪昌先生说自己算不算成功很难说,但是他将自己的整个身心都致力于木版年画的研究,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自己在用良心做自己喜欢的事”。他始终用平静的心态去看待自己和自己的年画研究,为东昌府木版年画的传承与保护一直在努力………(代凤霞 张立雪 王攀 摄影报道) 

编辑:温伟伟

策划、制作:中国山东网

Copyright@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山东网 版权所有